稳住别慌/回头还少个秋
© 有点慌xing
Powered by LOFTER

【瑜昉】男朋友

现实向(我也没能耐替尹老师骂人。我写个文吧。) 天气变冷,尹昉在找冬天的衣服,有的衣服自己比比觉得当初买的太大,就叫黄景瑜:哎! 黄景瑜拿着手机,晃晃悠悠过来。 尹昉两只手把衣服抻开,按在黄景瑜身上,看看肩看看衣长看看黄景瑜的脸,眼光上下扫。 “你穿有点小”尹昉一件一件拿起来,评价完就放在不一样的衣服堆里。 “嗯。”黄景瑜站那,眼光就跟着尹昉的手。 “这个颜色不好” “嗯”黄景瑜点头。 “这个都破了” “扔了吧”黄景瑜说。 收拾了好一阵,尹昉才抻个懒腰,宣告工程结束。黄景瑜慰问似的伸手拍拍尹昉的腰,尹昉就势靠在他身上。 黄景瑜用下巴上一点胡茬蹭尹昉的太阳穴,有点痒有点痛,蹭的尹昉很舒服。 “累了。”尹昉像小象撞橡胶树一样,用头撞几下黄景瑜的胸口。 “吃什么,我煮点面啊?”黄景瑜说。 话音刚落,黄景瑜手机就响了,黄景瑜拿起来看一眼,胳膊弯里环着尹昉,双手开始回复。 “你回复谁啊?”黄景瑜打着字,听见怀里的声音问着。 尹昉很少问他这些。 “有个通告,商量一下行程。”黄景瑜盯着屏幕说。 怀里人动了一下。 黄景瑜把手机挪开,一看,尹昉正仰起头认认真真的看着他,眼睛那么大,没有防备。一只懵懂的动物。一阵蓝色的扫过星星的风。一声夜里耳边私密的哈气。他的尹昉。他的男朋友。 “干嘛。”黄景瑜抬手,拇指撮着尹昉的额头。 “不干嘛。”尹昉说。 “有人最近在微博骂你。”黄景瑜想了想,说。他看着尹昉,温柔的用指肚摩挲尹昉的脸颊。 “啊?”尹昉忽然被戳破心事,惊讶的连这一声都发的很轻。 “还挺难听的。和骂我的话有一拼。”黄景瑜接着说。 仰着头的尹昉,他眼中的黄景瑜,在踩着尹昉的心跳节奏说话。他的黄景瑜,他的男朋友。现在不化妆,现在站在家里的地板上,现在也不是明星,在照顾他。不是照顾他的身体,不是照顾他的形象,而是双手轻轻的捧起,谨慎的照顾着他的心。是如同站在野兽出没的荒野上,点起一点火焰,和他肩并肩在一起,说:我和你一样。 “其实他们说的,我也不是很在乎。”尹昉低头,含混不清的说。 “你会消化,这和你不在乎不是一回事。”黄景瑜说。 “但是我不能…”黄景瑜说。 “换作是我,我也不会为你做什么。”尹昉抢白道。 “没有任何解释可以化解持续的不理智。没有事实可以证明被故意污蔑的人。公之于众的解围也不是解围,会是两个人遭受双重审判。” 尹昉低头念叨着。黄景瑜的手在他背上,一直抚慰着。 人间不值得吗? 人间值得。 我们看开那些遭遇,仍然勇敢的追求。那些可爱而遥远的事物,这个平衡而动荡的世界,正是因为我们自己而值得的。 当你遭遇时,最无用的是期待肮脏者闭嘴,也不必强求有人为你出头。没人可以替代另外一个人承受必然的伤害,多爱多在乎都不行。 爱你的,和你一样曾经穿越过这些荆棘的人,他早就洞悉你的境遇,站在暴风中心等你。 “尹昉”黄景瑜低头看着尹昉头顶的发旋儿,他叫尹昉时带着儿化音。 “我爱你。“他说。 他在用人生的经历说这三个字。 尹昉紧紧的拥抱住他。 人人希望爱一个人生顺意的人,替代自己无忧无虑。 “如果不是因为你。”尹昉说。 “我不也不会这样在意。” “你知道吧?”尹昉仰起头,后脑勺贴合在黄景瑜温暖的手心里,似是一叶扁舟,被河流盛在温柔沉稳的波心。 “我知道。”黄景瑜回答。 黄景瑜想,可如果没有人能避免遭遇洪水猛兽,世间恶意。那也很好,我们两个就相互知心吧,做个好人,彼此尊重,怎么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 就像冬天快到了,如果明天有风雪,你我无处躲避,我就和你一起白头。因为你是我男朋友。   2018-10-09 38  
所以按这种一个不在组里一个在组里并且台词叨叨叨的情况来看,林臻东他那个领航员是不是经常去跟张驰、张驰他儿子、车队兄弟们叨叨叨? 赌一下,洪阔肯定是一本正经人设 (我知道又食言了没填坑,我现在跪着发的lofter…   2018-10-07 2  

一个梗

王*神,雌雄同体能生子那种神… 高句丽有双神,男名昉,女名㬏。 382年,好太王景瑜即位。 新婚夜,王杀㬏于榻上,将其血涂于殿上。 “自我而始,破鬼神,除异教宗庙。” 昉伏跪于阶下,接其妹人头,昏于当场。 诸神都有弱处,昉的弱处是王的血。 394年,王闯神殿。“吾生四子。皆为疆土死于马上。” 王自割血脉洒在殿上。“吾生于此地,是高句丽的王” 昉神于是痛极,无力反抗。 王踏步到殿上。“吾打下江山,杀孽深重,不能久活。你既为高句丽护神,便给寡人一个真天子,长命百岁,守高句丽百年。” 昉神退步。“你已经杀了㬏,你…!” “祭祀说神集雌雄于一身,男女功德于一处。大夫明示寡人吧,这是真是假。” 王扯乱了神衣。 神扑于榻上惊呼。 神腰间衣带凌乱。 同时神殿摇晃,似是将倾。天地震荡,恐将覆没。 神将手按于腰间衣带:瑜王,你这是亵渎神明! 王扯开神的衣带,五指没于神的衣下,只露出玉扳指映出烛火。王将血抹于昉神额头,昉神痛呼。 “此子便名琏,寡人死后继位为第二十代王。”王伏于神之上。 “不行!”神,泪水迸溅。 “大夫要扶持他登基成王,安邦定国,守社稷百年。”王天龙之躯贯穿神的肉身,如蟠龙骋于云端。 “不…”神的血覆于王的分身,滴于殿上。 神两处功德溢满王的*。 烛火俱灭。神牌碎裂。 同年,昉神云游归来带回二十代王,万民皆言是天选之子。 396年,王征新罗,受重创。 昉神夜奔而至,血泪迸溅,拥着王厉声哭于乱军之中,顿时天地生异,四野燃起大火。 从此有七情六欲,神力大不如前。 412年,王将西征。 榻上昉神将王的头按在胸前:我前夜梦见你此战凶险,我已不如从前,不能护你,你不要去! 王揽住昉神的腰:人生寿促。天地长久。 “我有我的命数。大夫有大夫的职责。” 王终因战事没于扶余。临终前召昉神:寡人将死了。这二十一年,大夫辛苦了。 昉神摇头。 王问:大夫仍恨我杀了㬏吗。 昉神含泪:恨。 王问:大夫仍恨我当年闯神殿吗。 昉神落泪:恨。 王笑:那就恨吧。大夫纵使不如从前,也长生不老。寡人只是大夫一生中晃如一瞬的恨。 王嘱托:请大夫守住丸都。 昉神摇头哭着:我不能! 王叹息:兴亡也不过顷刻之间,你不愿守着也就算了。可惜,我一生为了这个国家,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。 王说:我忽然想,你要是爱过我,那便不那么可惜了。 此话落地,王就死了。 昉神扑跪于前:景瑜! 王埋葬于都城脚下,四周群山环抱,昉神化自身血骨为其冢顶巨石,安如月,固如山。 人间战乱安泰再与此二人无关。 (这两天陪家里人逛了个非常老的景点。于是,我有个梗,非常不严谨用词乱套…晚点删!)   2018-10-06 29  
求你们去看防不胜防14(前面我还没有看过… 刚刚cctv6看完魔兽没有事情,就翻到这篇,目前窝在沙发上情绪不稳有哭泣前兆。 “原来你拒绝我,不是因为不喜欢我啊。”好傻,好好听的话   2018-10-06 8  
十一没有太太写顺懂吗,我不信!   2018-10-01 30  

林臻东是大傻哔

外面飘雨,林臻东搅和搅和泡面,尝了一口。给洪阔发微信:面好… 没等发呢,洪阔呼啦一下推开玻璃门进来。身上淋的潮呼呼的,一屁股坐在林臻东面前:哎你看娱乐新闻了吗? 林臻东抬头,于是把打出来字清除,手机放下说:面好了。 洪阔把插在面桶上的叉子取下来,掀开面桶盖,闻了一下:又是红烧牛肉…哎,张雨绮离婚了。 林臻东呲儿的开了瓶易拉罐红牛,喝了一口。 洪阔吃了几口面,拽出纸擦擦嘴角的红色汤油,接着说:我觉得一定是她老公气她。 林臻东开始吃面。 “你怎么给自己买的鲜虾鱼板面?”洪阔凑过来看林臻东手里的桶面,于是一个圆圆的翘毛的头遮住了林臻东面前的面桶。洪阔看完质问林臻东,于是他们两的距离就很近。 林臻东面无表情:你不是说好吃,我试试。 “那你怎么不给我买!”洪阔瞪眼。 林臻东的视线里洪阔的厚唇像个变换形状的圆,凹来凹去,洪阔的门牙忽隐忽现。林臻东垂下眼睛,问:我能吃面了吗? 洪阔一手盖住林臻东的面:我要吃你的。 林臻东只抬眼皮不抬头,眉毛很自然的挑起一边:你的我加糖心蛋了。 洪阔低头扫了一下自己的面桶。眼皮使劲抿了一下,撇嘴像是多勉强放过林臻东一样:那行吧。 洪阔的屁股重新坐在自己的凳子上,用叉子上下翻着那颗糖心蛋,又接着说:张雨绮真的厉害!不高兴,说离婚就离婚。 林臻东顿了一下,敏锐的感觉到洪阔在暗示什么。一口面到嘴边又放下了,抬头看洪阔。 果然洪阔又露出熟悉的表情。他微笑的很大力,像花栗鼠一样把嘴抿成一,腮帮被嘴角挤成鼓鼓的两团,眼睛瞪的又圆又大又亮又奸诈,目光炯炯的看林臻东。 林臻东看了这只花栗鼠一眼,认命的低下头:你说吧,我满足你。 “那上海站的时候在后窗玻璃上贴:林臻东是大傻逼!” 林臻东深呼吸了一下,刚要说话,洪阔就瞪眼抢着说:谁让你跟领航员发脾气! 林臻东一口气又咽下去。 “不贴就散伙!”洪阔威胁道。 唉,其实也不是没有领航员比这个好。 就是总觉得他俩应该能特别出色。 冥冥中的感觉,也没有为什么。 半年后上海站的时候,车队经理问队里师傅:臻东洪阔他们车怎么回事,后车窗盖了那么厚好几层纸?玻璃碎了重装啊,不能总用纸粘着啊。 队里师傅说:不是,都是洪阔贴的。说是加油打气的。 最底下一层是林臻东是大傻逼。 上一层是林臻东几周后又贴的洪阔老师牛逼。 再往上还有一层是一个月前洪阔有一天喝多了,一边嚎啕一边嚷嚷要砸车,在车窗上乱涂乱写:没人喜欢林臻东。 后来洪阔自己又盖上一层:我们最牛逼。 第一环赛前林臻东看着洪阔,说:要是赢了,你和车队签长期合同吧。 洪阔没说话。 最后夺冠的时候,车队拉了十瓶香槟狂喷。 林臻东把洪阔举到车顶上,这一举把洪阔吓了一跳。 林臻东站在底下看他,洪阔瞪着眼睛,站在车顶上头被车队的傻逼朋友们喷的像个湿漉漉的鸭屁股。“林臻东你有病啊!你是赛车手你不上来把我举上来干嘛!” 林臻东酒量和他本人外形特别不符,一点香槟就已经high了,站在金色的雨中仰头冲着洪阔大叫:我有个秘密! 洪阔想你不会是下一句就说你这个什么秘密吧,平时开车看着很正常,怎么比完赛就这么彪呢。而且洪阔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,他觉得林臻东这个闷桶一反常态,好像…好像…好像要说一些他想听但是又不敢听的傻逼的话… “别说出来!”洪阔应急的喊出来。 没人感知到他们之间的情绪,旁边的人环绕在林臻东身边推推搡搡,他穿着红的赛车服,徜着领口。 他看着洪阔,嘴角化出一个特别傻特别单纯特别向往的笑。爱情让人变成聋子,变成一张嘴巴,只想说出一些飞扬热烈话的话。 这句话就从心里发出来,光是喊出来就让他狂喜。 “我喜欢你!”林臻东举着奖杯振臂狂呼后,仰着头向洪阔大叫。 洪阔眼泪刷的淌下来,在起哄和口哨中骂林臻东:你个傻逼富二代… 他俯身抓着车下的林臻东:你给我上来!   2018-09-27 33  

【瑜昉】第一折4

警备司令部的一晚上,外人不知道实情,黄景瑜打杜仲礼算是打出名了,西北军悍匪的名声在北平也传开了。 过了一阵,刘司令夜里和盛小年说起,问:知道那个西北军姓黄的吗? 盛小年轱辘了一下,翻身拢上了领口,眼神发亮:我知道呀!黄师长嘛。 刘司令抬眼瞧,盛小年的这个眼神他容不下,他按下盛小年。“眼睛都放光了,怎么着,你喜欢他呀?” 盛小年哼了一声,手臂背过去抓着刘司令的手:别弄我…哎…你! 盛小年扭着蹬了几脚,叫到:早有厉害人物喜欢他呢! 盛小年说的人自然是尹老板,可是尹老板自从上次就再也不提黄景瑜的事了,黄景瑜也再没进京。别人不觉得怎样,倒是把王彦霖高兴坏了,花脸时都恨不得把眉毛勾上天! 没多久,中秋也就到了。王爷府唱堂会,王彦霖上蹿下跳,劝他师哥尹昉唱女杀四门,还劝改本子,要尹昉演个断情绝欲盖世女雄的刘金定,不仅杀四门,尹昉演的刘金定顺便应该把老公也休了。 大师姐在旁边一边剔牙一边啐口水:刘金定就是他妈把男人踹了,也不跟她师妹过日子! 王彦霖不管,他扮的是赵匡胤,哇呀呀的比平时调门高多了,活像个台上放一座钟鼓楼,为了压他的嗓子拉胡琴的师傅胳膊都要使唤断了。 老福晋耳背,别的听不出好,王彦霖这嗓子一下把她听高兴了,就爱听这个。赏了一堆东西。 月还没圆,王彦霖捡了几样寻尹昉。 “师哥!”他脸上扮相还没卸,滚了几滴汗珠挂在黑彩上。 “师哥!”王彦霖摸了把脸,妆便花了,浑儿画儿的像个黑贼猴。 风吹在树上,大门前的空场上撒的全是秋海棠。 那大门槛上,站的正是尹昉。 一辆黑轿车停在门外台阶底下。 王彦霖听外面一个声音说:尹老板赏脸,一起吃个饭吧。 王彦霖抱着赏赐,往上蹿了几阶。 王彦霖于是瞧见了门外的台阶下站着的人:灯下的黄景瑜眼睛更亮,剑眉红唇,面容白皙,绿呢军装穿的又正又匪,他踏上几步台阶,距离尹昉有些距离时把烟掐了,一只腿踏在较高的一阶上,笑望着尹昉——这张脸真是满北平最好看的小白脸了,看身材又不知多少太太小姐想和他做些坏事。 王彦霖要叫:师— 却听尹昉问:黄师长,我不是说了我不是那样的人? 黄景瑜笑着看尹昉:尹老板不肯放过那句话来?我为尹老板扛下打人的名声,尹老板总得给黄某机会重新做人吧。 红灯笼一拂一拂,就映在黄景瑜的脸上。 尹昉迟疑了一下,随即一咬牙,想着自己绝不再糊涂了,就应下:好,我还黄师长这个人情。 黄景瑜点点头。 尹昉回身,看着王彦霖,说:我和他出去,你们玩够了就收拾回去。 原来他是知道王彦霖站在这的。王彦霖觉得自己像一棵枯树一样,怔怔的瞧尹昉。 “尹昉,你…” 尹昉看了他一眼,转身用背影说:你回去吧。 尹昉下了门外的台阶,坐进黄景瑜的车里。 车子开启,尹昉瞧着窗外王彦霖追到门外,与车身愈来愈远。皱眉闭了闭目,问:这是去哪? 黄景瑜坐在旁边没说话。 尹昉又问了一遍:这是去哪? 黄景瑜忽然侧身,抓着尹昉的手。 尹昉一惊。 黄景瑜看着他:尹老板,我不喜欢男人。 尹昉错愕的看着他。 黄景瑜说:但尹老板骂我,我难受了很久,做梦都梦见尹老板…   2018-09-25 42  

【瑜昉】第一折3

盛小年看着尹昉的神态,听着门外来来回回的对话,也明白了门外的是谁。 尹昉肩膀不宽,着一件灰色的褂子立在秋日黄昏中,瘦削的身架透着一身的傲骨。他仿佛是门外树上的柳叶,随风而下,心事都付给飘零,不言一声苦。 看在盛小年的眼里,只觉得尹昉好冷。 “师父…”他向着尹昉的背影走了两步,他比尹昉稍矮,就垫了脚将怀中尹昉的大衣抻开,细细的白指头把大衣按在尹昉肩头,额头也顺势抵在尹昉的肩后。 尹昉稍侧头,看了看盛小年搭在他肩头的手。他与盛小年私下相依,无关性别年纪的亲昵。世间人千千万万种,唯有盛小年和他是同样的一片秋叶。亲人、朋友、师兄弟,都不如一个相同境遇的知心人。 尹老板眼望着外面,说:小年,唱红鬃烈马你把调门唱高。 盛小年应着:是。 尹老板又说:腿功不能废。 盛小年应着:是。 尹老板说:人啊,还是要有自己的本事。刘司令能陪你几时? 尹昉将手覆在盛小年的手上,轻轻的拍:戏,才能跟着你一辈子。戏不好,谁看咱都是个玩意儿,有钱就可以作践。 盛小年听了点点头。他俩也没出去,就叫人送了点饭菜,两个人围着一张红木镶玉面的桌子,边吃边聊。 正吃着,折页门被一推。 “哟!这不尹老板么!“ 盛小年站起来:杜爷喝美了?酒气忒大,哎你们瞎了不送杜老爷回去休息! 盛小年瞧姓杜的这个样子就知道难缠,赶紧拦着往外推。可推了几下没推动,被姓杜的一把抡开了,盛小年腰眼撞在门墙角子上,捂着腰就站不住了。尹老板知道姓杜的不好惹,赶紧给盛小年使眼色。盛小年明白,立马跑出去找人救场。 他着急,也怕姓杜的胡来,捂着腰紧着跑。也巧,没多远就撞人身上了。 ”呀,你撞到人家啦。“旁边有姑娘笑道。 一双不粗不糙却十分有力的手托起盛小年,笑声硬气又年轻。“给撞坏了?那我得赔啊。“旁边姑娘笑:你赔什么?以身相许啊? “那我不是捡到便宜了?“那人扶着盛小年,低头一瞧着盛小年的脸,也笑了。“哟,这少爷这么好看!“ 盛小年抬头,心里一震。他没见过黄景瑜,可是这一眼,他莫名就确定了,他开口:黄师长,你得去瞧瞧我师父。 尹昉与姓杜的纠缠不过,一口酒就要被逼着咽下了,门就当啷一声被踹开了。 尹昉还推着酒杯,黄景瑜已经迈进来。 夜色送着院子里的热闹声音,秋天就着月亮,黄景瑜一身戎装带着风走进来。“你他妈谁...“姓杜的骂。 黄景瑜走到桌前挽起了袖口,瞧了瞧一桌的酒菜,又瞧瞧尹昉。头一歪下巴点向门外,冲着杜老爷说:“滚出去。“ 杜老爷破口大骂:艹你个妈的!哪个窝里蹦出来的,敢跟老子... 黄景瑜笑笑,上前抓住了杜老爷的衣领,手上青筋暴露,盯着杜老爷的眼睛笑说:“滚出去。“ 杜老爷唾沫四溅:滚你妈的! “那劳烦少爷把门关上。”黄景瑜回身和盛小年恭恭敬敬的说。 盛小年看了眼尹昉,尹昉也一脸狐疑,两人都想:黄景瑜可别是要打他吧?这人可打不得呀! 正想着,黄景瑜已经一巴掌打在杜老爷脸上,当场就见了血。 盛小年惊的蹿了起来,强捂着嘴没叫出声来,几乎是扑着把门关上了。 这是杜仲礼啊! 杜老爷被打的一屁股坐在尹昉脚边,头发乱的像树杈子一样乱耷拉在脑门上,指着黄景瑜骂:你他妈...来人! 黄景瑜弯腰拽起他,笑着问尹老板:他灌你酒了? 尹老板看着黄景瑜,一时竟然呆住了。 黄景瑜笑笑:那就当他灌了吧。 他说完就一巴掌又打下去,手上都沾了杜老爷的鼻血。 尹昉瞪着眼睛,瞧见杜老爷的牙落了在地上。 黄景瑜把桌上的酒壶端起来,自己灌了一口,酒顺着他嘴边淌出,流过露出青色胡茬的下巴、流过滚动的喉结、进了衬衣的领口。剩下的都掐着杜老爷的下巴,强灌了下去。杜老爷挣扎几下,到底像是被霜打了的草一样蔫了,蹬了几下就翻着白眼半昏在地上。 黄景瑜把剩下的酒倒在手上,冲了血迹。站起来和尹昉说:尹老板当作不知道,今晚是我和杜老爷喝酒打起来了。 黄景瑜擦擦手。“他这些酒下去,明天也记不起来什么了。尹老板先走,别牵扯到这里面。“ 他说完抬头,却看尹昉只是皱着眉瞧他。黄景瑜眨眨眼睛,挑眉问:我,惊到尹老板了? 尹昉开口:你进来做什么? 他一说,不禁黄景瑜疑惑,盛小年也疑惑。黄景瑜回头看盛小年,心想,不是说尹老板有麻烦的么? 尹昉看着黄景瑜:我喝了他的酒,他就给我个我喝酒的价。 尹昉抓起那杯被他推掉的酒,一仰而尽。他脖颈细长,一杯酒下,就晕出透粉的颜色。尹昉饮罢,抬手摔了杯。 “黄师长不是好奇我什么价?我也好奇!可你打了杜老爷,我怎么知道他给我什么价呢!“酒已经化作海棠红,将尹老板的眼边染红了一片。 黄景瑜是聪明人,一听就知道自己失语,被尹老板听去了。他要解释,却见尹昉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襟,扣子崩掉,白色的底衣和露出的锁骨恍恍的扎眼。“黄师长今晚要是炸了北平,我就当回妲己,伺候您睡!我尹昉就这个价!“他捉着自己的衣襟,向前挺了一步。 “黄师长不敢么!“他逼问着。 万花苦此红,这一夜,人间只他有颜色。 他手中无剑、无白绫,可是黄景瑜却仿佛看见这个戏子剑抵喉口自证清白。 黄景瑜心中震惊,尹昉眼中的浓烈像斜阳中化不开的残色,这个戏子的眼睛便是这样,重重的撞在他原本黑色的灵魂里。事后他再想起时,才明白,就是这一次,让他余生中再不留恋他处,独爱这一份红尘。   2018-09-17 65  

关于白长那么好看

微信: 黄景瑜:爱不爱我? 尹昉:啥 黄景瑜:就说爱不爱! 尹昉:… 尹昉:不爱! 黄景瑜:伤心! 黄景瑜:一锤子把刚提的宝马砸报废! 尹昉:代言人给自己换车了? 黄景瑜:砸完就去蹦迪找小姑娘! 尹昉:把你厉害的 黄景瑜:带小姑娘飙车! 尹昉:车不都砸了吗 黄景瑜:再买一辆! 黄景瑜:反正有钱、还有代言! 尹昉:打死你 黄景瑜:打不着 尹昉:有能耐你别进组 黄景瑜:凭啥不进,哥都是开宝马的成功人士了!我开宝马进组! 尹昉:得瑟。 黄景瑜:想不想坐老公新车! 尹昉:虚荣! 黄景瑜:干你 尹昉:暴力殴打表情.gif 黄景瑜:干你 尹昉:闭嘴!别回来了! (黄景瑜发送视频请求。) 黄景瑜:接视频 黄景瑜:老公远程指导你成人夜晚运动 尹昉:滚蛋。 黄景瑜:尹昉 黄景瑜:抬腿让老公摸摸那 尹昉:…闭嘴 黄景瑜:想我没 尹昉:不知道 黄景瑜:不想你咬嘴唇干什么? 尹昉:…别说了! 黄景瑜:开始喘了? 尹昉:黄景瑜我他妈真想打死你 黄景瑜:强吻.gif 尹昉:等你回来我让你下不来床! 黄景瑜:尹老师我错了,害羞.gif 黄景瑜:哎新车的牌号是你生日呢 尹昉:傲娇猫回头表情.gif 黄景瑜:爱不爱我 尹昉:… 尹昉:你就不能等会问这句? 黄景瑜:那你接视频 尹昉:干嘛 黄景瑜:想你了 尹昉:闭嘴吧 黄景瑜:白长那么好看,都不给我看。 (尹昉接受视频请求。)   2018-09-15 18  
  2018-09-12 15